新闻资讯 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全年公式规律出肖 >

全年公式规律出肖:贺龙体育馆何时“退商还体

信息来源:未知  添加时间:2017-10-05 07:27  作者:admin

  本报11月25日讯 11月27日,湖南省文化产业名片琴岛演艺中心(以下简称“琴岛”)与贺龙体育馆的租赁合同就将到期,贺龙体育馆已两次送达《函告》请其提前做好拆离、搬离准备工作。然而,记者今日了解到,目前“琴岛”仍在照常营业。

  为了缓解场馆维护成本高、运行经费短缺等问题,贺龙体育馆于2006年决定暂时将主馆租给湖南琴岛文化娱乐传播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琴岛公司”)。

  2015年1月15日,国家体育总局印发《体育场馆运营管理办法》,其中第三条指出,体育场馆应当在坚持公益属性和体育服务功能,保障运动队训练、体育赛事活动、全民健身等体育事业任务的前提下,按照市场化和规范化运营原则,充分挖掘场馆资源,促进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。

  3月,贺龙体育馆已率先收回对外租赁长达20年的附馆“贺龙舞厅”,改造成为“贺龙体育馆全民健身中心”,设羽毛球、气排球、中老年体育舞蹈等项目,周一至周五每天免费对外开放两小时。

  10月22日,省政协刘晓在贺龙体育馆调研时表示“贺龙体育馆必须回归公益”。省体育局局长李舜认为,“合同满期后琴岛公司必须从贺龙体育馆撤出,贺龙体育馆也将‘退商还体’,以满足群众的健身需求。”

  然而,11月24日,记者发现“琴岛”仍在原处照常营业。记者致电“琴岛”订票热线,客服人员也表示可预订本周末的演出门票,未见任何搬离迹象。据悉,“琴岛”此前已经请求政府出面协调,有意再申请延缓一年后搬出。

  贺龙体育馆馆长曹品质介绍,贺龙体育馆已于10月20日、25日两次向琴岛公司送达《函告》,请琴岛公司提前做好拆离、搬离等准备工作。

  “就‘琴岛’能否延期搬离一事,省委宣传部、省文化厅、省体育局等单位已召开协调会议,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。”曹品质透露,“我们已经给了对方一年的时间过渡,不管‘琴岛’是否腾出场地,28日都不会再提供任何场馆服务,我们已经向相关部门提交了当天的措施预案。”记者 叶竹

  吸引创投基金7000万入股,争取3年上市;尝试跨区域发展,斥巨资打造南昌琴岛和武汉琴岛歌厅……长沙琴岛演艺中心创造了众多辉煌,一度被誉为歌厅行业的“琴岛现象”。

  “3年上市”的豪言犹在耳,梳理其资本之路,在三公消费受限的大环境下,琴岛营收锐减,不得不暂缓上市。面对年轻观众的大量流失,琴岛近日牵手陌陌,低调试水网络直播,试图突破传统歌厅经营模式。

  而这个关键节点,因租赁合同即将到期,长沙琴岛演艺中心陷入了无场地经营的困境。这个经营了22年的“演艺湘军”代表该何去何从?

  3年前,经营场地危机尚未爆发之时,琴岛就已在四处寻找新场地。“长沙市青少年宫、浏阳河婚庆园、火车头广场、橘子洲头,这几个场地都有协商洽谈过,但因各种原因最终不了了之。”湖南琴岛文化娱乐传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普龙表示,场地既要能满足琴岛的演出条件,又要有较大的停车场,并不好找。

  张普龙透露,此次与贺龙体育馆租赁合同到期,为了能尽快搬迁,琴岛已经向长沙市政府提交报告,请求将琴岛纳入杜甫江阁对面的文化旅游区规划,由其投资修建一个集文化娱乐、传统剧目和大型演出于一体的综合性演出基地,作为搬离贺龙体育馆之后的演出场地,“目前已在走规划流程,明年的任务是要把项目落地。”长沙市文广新局、规划局等部门正在协调处理这一规划方案。

  不过,即便这一方案通过,新场馆也不可能在数月内修好并投入使用,如果此次不能继续使用贺龙体育馆的场地,面临的将是停业危机。对于到期后琴岛如何应对的问题,张普龙不愿明说,“相关部门会协调处理,具体通知还没下来。”

  2011年8月25日,湖南本土首只文化类封闭式私募基金——湖南文化旅游产业基金以7000万元入股湖南琴岛文化娱乐传播有限公司。 “我们的目标是帮助琴岛演艺在三年内将营收做到2亿元以上,净利润超过5000万元,力争在2014年前实现琴岛演艺创业板上市。”在签约仪式上,达晨创投副董事长、高级合伙人胡德华曾向媒体表示。

  拿到投资的琴岛随后开始尝试跨地区发展,于2011年11月斥资6000万打造了武汉琴岛之夜。2013年6月,投资8000万的南昌琴岛之夜也开始营业。

  不过,3年早已过去,琴岛却未再对外通报过上市之路的具体情况。“2013年开始,三公消费受限,这一年琴岛的营业收入同比锐减一半,公司便提出暂缓执行上市计划。”张普龙介绍,近两年来经济不景气,娱乐消费持续疲软,2014年的营收虽同比略有增长,但还是不能和辉煌时期相比,公司还是以上市为目标在继续筹备,不过不再刻意为上市而上市。

  提起琴岛,绕不开的是长沙的歌厅文化。上世纪90年代,歌厅一度成为长沙人夜生活的首选,每天晚上,各大歌厅门前人流如织,“长沙歌厅现象”也由此得名。

  不过,近年来随着酒吧、KTV的兴起,长沙本土歌厅的黄金时代已不复存在,传统歌厅对80后、90后这一极具消费潜力的人群吸引力十分有限。

  45岁的长沙市民陈伟曾是琴岛的常客,见证了长沙歌厅文化的繁华,“琴岛的招牌可是响当当的,以前经常是满座,奇志、大兵、何晶晶都是活跃在琴岛舞台上的明星。”不过,陈伟已经好些年没去琴岛看节目了,更多的是在家看电视。

  琴岛售票大厅公示的票价单显示,普通座60-340元不等,VIP卡座2900-4000元不等。工作人员介绍,琴岛有3000个座位,平时来看节目一般是800人左右,只有周末和节假日顾客会比较多。“节目没有大明星,门票价格不低,为了带热气氛,一些表演者还会说上几个荤段子。”在长沙工作的王珊珊直言,“作为一名文艺青年,这些节目并不对我口味。”

  张普龙表示,从2008年开始,大批年轻顾客转身投向酒吧、KTV等娱乐场所的怀抱,目前琴岛的主要消费群体是30岁以上的中年人,以来长沙游玩的周边城市居民为主。

  据了解,目前长沙几个歌厅的运营模式有两种,一个是消费制,即门票便宜,主要在场内向顾客销售食品等抓收入;另一个是票务制,收入主要是靠门票。

  观众不想去歌厅,对歌厅重复上演的节目没有兴趣也是一大原因,一方面是歌厅节目越来越难觅本土气息,另一方面,歌厅节目两个多月甚至一两年的更新速度实在太慢。

  为了突破传统歌厅的经营模式,重新抓住年轻人这一消费群体。11月23日晚,湖南琴岛文化娱乐传播有限公司与陌陌合作,推出“互联网+文化演艺”项目“琴岛陌陌现场”,在北京开设剧场进行直播,在线观众可以参与互动。

  “一个很大的困难,是主持人和演员得适应这个几乎没有观众的剧场。”张普龙介绍,这是为直播单独打造的剧场,面对的是看不见的网络观众,完全不同于传统剧场。

  此次直播只有5天,陌陌用户可以免费观看,参与互动如鼓掌、赠送金话筒等需要用户“打赏”。“我们希望通过这次试水来看市场的效果和反响,之后才会和陌陌进一步探讨合作模式。”张普龙说,“但互联网是大势所趋,传统歌厅肯定需要融入互联网来进行产业升级。”

  由省政府出资兴建的大型体育馆,占地面积11.5万平方米,建筑面积1.56万平方米,拥有7000多个座位,于1991年底建成投入使用。作为省体育局的直属单位,贺龙体育馆曾承办过亚洲体操锦标赛、第五届全国城市运动会和WCBA八一队的主场比赛。